曲一浦

因为热爱,所以执笔。

《入戏》(黑花/短篇/PG)

《入戏》

黑花/短篇/PG/花儿爷生贺

-

  黑咕隆咚的楼道因为人的脚步声显得更加寂静。黑瞎子停在门前,轻轻转动放入锁眼里的钥匙,生怕弄出太大动静吵醒解雨臣。

  听到电视机调到最低的声响,黑瞎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自己以后还真不能这么晚回来。脱下外套挂到旁边的衣架上,轻手轻脚走到沙发旁,抱起解雨臣往卧室走去。

  黑瞎子低头望着他,从上往下仔仔细细将他瞧了一遍,感觉像是要看进睡衣里头去。墨镜已经摘掉,却依旧让人读不懂那深沉的眸子里究竟写了些什么。

  “怎么就是喂不胖呢。”黑瞎子抱着解雨臣,略有些不满的小声嘀咕。

  怀中的人...

37

《还好》一(瓶邪/PG)

《还好》 瓶邪/慢热/温馨/接十年【暂时存档】

-

  那天早上醒来,我呆呆地望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思考这一切究竟是真实发生过还是仅仅于我的梦中转瞬即逝。我平静地套上衣服,假装无意地在整个房子里路过了一圈,当我下了楼看到那个安静坐在铺子前望天的身影时,突然就松了一口气,觉得无比心安。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正常人会觉的安心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什么都无需承担,这让我想起了当年那个可以成天窝在铺子里不动弹,看个报纸哼个小曲儿,做上两单小生意便心满意足的小三爷,不谙世事,凡事都有旁人迁就照顾。我不禁暗叹一声,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提也罢。人要向前...

6

我反对同人作品美化性犯罪

不管是混什么圈其实多多少少都有一种追求现实中不存在美感的心理,但涉及道德理念的部分应该发人深省,最近看到一个词叫做道德绑架,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就是美的,称自己喜欢耽美的有很多,但若真让你去做个同性恋有几个愿意?那肯定是没有几个的。
我个人也比较喜欢同性文学,大概只是觉得这种感情要更纯粹一些?不可否认我这种心理或许也有一点病态。
涉及伦理道德方面的作品我不方便给予评价,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评价,但有一条是绝对忍受不了的,我不接受任何人身伤害无论是不是施虐者受虐者自愿,同性恋不是病,但伤害他人这种行为即使是放在异性恋身上也是与道德相悖的,至少这种心理是扭曲的。
我们所提倡的应该是尊重每个人的性...

《压不倒我家小受肿么破在线等急!》三(清北/拟人/短篇)

清北拟人傻白甜短篇小说

(三)

搬家什么的真是太麻烦了,北大坐在副驾驶座上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伸懒腰,全然忘了搬家的时候,全程在一旁边吃零食边围观清华和南大忙活的某人。其实也不怪某人,他倒是想帮忙,无奈被南大勒令站在一旁。让他收拾东西的话,到时候一定又找不到想要找的东西了。南大倒吸了一口凉气,努力地不去回想以往种种戳人泪点的事。

“把安全带系好。”清华开着车,嘱咐北大道。

北大慢吞吞地系好安全带,侧过头望着清华。“你既然有车为什么还要和我步行下班?”

“低碳环保。”清华面不改色。

“真的?”北大怀疑地望着他。

“嗯。”清华依旧平稳地开着车。

“我还以为你是觉得汽油价格太贵了呢。”北...

40

《压不倒我家小受肿么破在线等急!》二(清北/拟人/短篇)

清北拟人傻白甜短篇小说

(二)

虽说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看星星什么的听起来很变态,但事实上并没有影响到北大同学的胃口。于是清华和北大在星光下一起吃了一顿很有意境的烛光晚餐,这是后来浙大的脑补。所以说有一个猪一样的室友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脑补总是很丰满,然而现实就骨感多了。清华一手拎着不情不愿的北大一手提着一大包烧烤,以及塑料袋里的两罐啤酒碰撞地乒乓作响。

为什么吃烧烤呢?因为北大突然想吃喽。为什么北大突然就想吃烧烤了呢?都说了人家不知道什么叫逻辑还一直问真是太讨厌了!清华倒是很想拉着北大去高级西餐厅的天台上吃一顿烛光晚餐,但这个想法却直接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我们去——”清华刚刚开口...

37

《压不倒我家小受肿么破在线等急!》一(清北/拟人/短篇)

清北拟人傻白甜短篇小说

(一)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北大一拍桌站了起来,内心好大一个卧槽,万千只羊驼奔腾而过。只他双眼怒瞪着电脑屏幕,差点没给它瞪出一个窟窿,把清华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

诬陷!赤裸裸的诬陷!这纯粹就是羡慕嫉妒恨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藤爬错了架子!然后北大的内心就陷入了啊啊啊啊的无限循环中。

合租室友南大端着一杯水恰巧路过他房间门口,淡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喝了一口水。

“清华竟然和我抢学生!他怎么可以和我抢学生!”北大不停地抓着他头顶上那几撮毛,终于成功把它抓成了鸡窝状。

南大默默走进去,拿过北大面前的键盘打起了字。“多大点事儿啊,喷回去不就好了。”然后接着淡定地喝...

49

《妄》(塞夏/短/PG)

「一些杂七杂八的短文整理,非首发。」

>>>

在我的意识里,我并不需要任何人介入我的生活,也从未想到过会有这样一个人。

台阶因长年处于无光的黑暗而变得潮湿不堪,鼻尖能轻易捕捉到长年积累而成的霉变的刺鼻气味。随脚步而微溅的水声反倒给这里更增添了几分诡异的寂静。越来越接近那扇古老而沉重的门,当我立于门的正前方,我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因金属锁链小幅度碰撞而发出的细微声响。

记不清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我还住在那个暗幽幽的塔牢内,更准确的说是由众多建筑组成的堡垒,我结识了一个压根算不上同伴的同类,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那是一个可悲的人,即使我不会怜悯他,也还是对他进行了客观的评...

8

《Retrospect》(塞夏/短/PG)

「一些杂七杂八的短文整理,非首发。」

-

Intro.

-

  白天的光线渐渐褪却,浪层层缱绻着打向岸边,海风的歌声于耳边作响,听起来并不温柔,有的是几分凛冽,又似乎满是悲伤。

  海平线的那边,隐约传来口琴的声响,音符凝聚着在海面上回旋,却又突兀地如破碎般散开。

  顷刻间,海面已澜翻絮涌,上演着将于夜晚来临的暴风雨的序曲。

  在海平线的那边啊,一直流传着一首古老的童谣,大概是这么唱的吧:

-

  从前啊有一位年轻的船长

  红色的眸子就像宝石一样

  他的身边带着一个还是孩童的水手

 ...

20

《摆渡人》(塞夏/短/PG)

「一些杂七杂八的短文整理,非首发」

-
没有尽头的生命索然无味,我早已忘却了时间,滑动着嘎吱作响的小船于河面往返,亦然看惯了灵魂的诞生与陨灭,直到那天,我意外困住了一只恶魔的灵魂,这还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粼粼的湖面泛着诡异的光, 乌鸦站在枝梢,以锐利的目光窥伺着猎物,悦耳的啼叫划破黑幕。

恶魔的趣味似乎滑稽而可笑, 嘴角勾起一抹不宜察觉的弧度,他是如此,我又何尝不是。
-
一个少年于黑暗中穿行,右眼若隐若现的契约印记吸引了我的注意,很美的束缚。生活似乎因不速之客的闯入变得有趣了一些,那孩子看到我,出乎意料地没有丝毫惊恐,那种看待无用废物的眼神似乎撞击到了我的心脏深处,浑身尽散着一种让我心跳加...

7
 

© 曲一浦 | Powered by LOFTER